任天堂粉丝。
游戏音乐业余爱好者。
冷逆CP爱好者。

目前CP:
drrr:临静(イザシズ)
如龙:真桐
火影:佐鸣,博鸣
兵部京介:兵安(兵アン)
进击的巨人:兵团(リヴァエル)
aph:英独,普独(ギルッツ)
逆转裁判:御成(ミツナル),亚龙(アソ龍)
Marvel:X教授x万磁王,基锤

【翻译】兵部京介不会告诉他

错误多多,错字漏字可能性很高,不做任何翻译保证。耗时很久,仅凭着对这篇文的爱和对兵安CP的爱才坚持了下来>_<

-----------------

标题:兵部京介不会告诉他【兵→安】

作者:碧

P站ID:2956101

“决定好了吗?日宫”
“唔——嗯……”
红发随着哼哼声摇了摇。
青年匆忙地将视线从右扫到左边。银色和金色的双瞳面对着眼前文字的罗列而浮现出困惑与焦虑。
短暂的逡巡后,日宫维持着缩着肩膀的姿势,提心吊胆地望向这边。因为收着下巴,所以成了由下往上瞅的样子。
“果然在这种昂贵的地方”
“我应该说过你一分钱也不用出”
“就算是我也有自尊心的……!”
“那种东西送去喂狗就好了。首先,说肚子饿的人不是你吗”
“虽然确实如此…………”
严厉指明哽地日宫发不出声来。又慢慢地将视线转移到菜单上,那声小小的叹气恐怕自以为这边觉察不到吧。
这个餐厅在日宫逗留的这个城镇中恐怕是第二或第三高级的了。所使用的菜单对日宫而来似乎相当难以理解。也不是用了不认识的语言,内容也只是常见的法式料理,而已。
日宫入席后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像服务生询问“有推荐菜吗?”兵部对此在桌下踢了他的腿一脚。忍痛的日宫含泪瞪过来,兵部笑答“要靠自己来决定”。
之后日宫就开始与菜单干瞪眼。差不多过了十分钟。
“慢慢挑就好。虽然可能会给店家带来麻烦,但反正是Normal的店,不点餐占着座,总感觉能听到真是厚颜无耻啊这样的心声,但这都是不值得在意的小事。”
“听不出你在开玩笑啊!说来你决定好了吗”
“当然。我不像你那样优柔寡断。”
收到一如所想的回答,兵部维持着笑容,指着自己所持菜单上的文字列中的一个。日宫跟着兵部的指尖看到后点点头,啪的合上了手中的菜单。
“那我也要那个”
“你是不知体贴的男友吗”
日宫歪着银色的单眼,一脸不高兴。那恐怕是蕴含了双重意义的表情,虽然这句话对兵部而言具有双重意义,但日宫不可能察觉到。他就是这样的人,关于这一点,老早就作为麻烦的性格而放弃了。
兵部笑嘻嘻地食指朝天,菜单从不远处来到日宫的手掌上打开,这无疑是精神感应的滥用。
手指不论怎么用力也无法合上皮革表面的菜单,日宫只得垂下肩膀。表情中混杂着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完全不明白的些许混乱,和确信正因为是兵部所以拿我取乐之后的放弃。
兵部把手肘撑在桌上,手水平交错,下巴抵住手背,注视着那样的日宫。
“好好想,日宫。用自己的大脑”
歌唱般地说完,异色双眸瞪了兵部一眼,又毫无办法地继续在摸起来很舒服的纸上彷徨。这个笨蛋恐怕是以为自己被挖苦了吧。
——所以说你真是不够自觉。
兵部收起一瞬间的笑容,眯眼看着正与菜单格斗的日宫。
兵部京介认为安迪·日宫对“选择”这种行为格外不擅长。当眼前摆放了数个选项时,日宫多半“不去选择”。
人生是选择的连续,所以就算是日宫也不可能不做任何选择。但他会无意识中把判断基准委托给别人。例如在PANDRA进行自助式用餐时,日宫吃的东西,或是和夕雾说想吃而去拿的东西是一样的,或是成员的推荐,或是叶强迫盛到他盘子上的东西。例如给叶跑腿儿买来的冰淇淋,让他从中挑一个话,他会说固定台词“你要哪个呢”,如果同样的还有的话就选择同样的,没有的话就等所有人挑完后留下最终剩下的那个。例如从Deadlock抵达灾难号的那一天,从备选的诸多衣服中选择了现在穿着的这件的理由是“看起来活动最方便”。
嗯,兵部心想。还真是常有的事。
ESP在通常情况下是迫害的对象,搭乘灾难号的ESP们也几乎没有以外,净是忍受过艰辛的过去的过来人。不习惯接受给予,也缺少名为欲望的冲动的案例常常存在。所以日宫最初也无法把想要的东西说出口。不论是用餐,服装,爱情等等,过段时间就会变得习惯于说出想要的言语。自己拥有选择的力量,并且在这里选择是被允许的,最起码这些能够成为他们的希望。总有一天这个笨拙至极的青年也一定会一脸难为情地说出想要这个想要那个,兵部是这么想的。且不屑一顾。
可日宫总也没有“选择”的迹象。没有遵从自己的欲望做出选择。总是入手他人推荐的东西,或者是谁也不选择的东西,或是状况允许下最有效率的东西。孩子们会笑着说“日宫哥哥真善良!”真木也会在自顾自的人太多的PANDR终于出现了正常人而感到高兴,而兵部会皱眉说才不是这回事。
叶的评价“真是个无聊的家伙!”反而挑明道理。没错,真是无聊。日宫把选择一事只当成麻烦。认为自己没有那样的价值,总是在回避。与这个青年相比,孩子们反而能更好地做出选择。他们不认为选择是麻烦事。他们无意识中理解了为自己选择的重要性。在生命中那是多么重要的事情,孩子一旦知晓就不会再度忘记。
军旅生涯有加剧禁欲的可能性。但尽管如此,参军是因为找不到别的工作,在这里仍然没有日宫本人的一丝一缕的希望。本人是个笨蛋,看起来似乎真的很喜欢锻炼身体,所以是个正合适的工作,但肌肉训练是因为任务必要而进行的、还是出于兴趣,他本人一定也搞不清楚。
我怎样都好,日宫说。他的眉形没有说并从体贴他人中感到幸福。没有欲望,也就没有执着。不论是PANDRA,USEI,ESP还是Normal,甚至是自身。
总是想对那困扰似的笑脸乱用超能力,也是必然的吧。
——因为周围人压迫你?因为你被骂作半吊子?不要介意那些事。认为周围人如此的人是你自己吧。
不知何时,原本是日宫的问题却让兵部焦躁不安。说出愿望吧。自己有着什么都能够给予的自信。但唯独对日宫,却没有可以证明这份实力的自信。
本来,欲望极少是最主要的问题,兵部心想。而且本人也没有意识到这件事。结果表现得迟钝。没有期待也没有欲望地生活着,能够推量这种精神状态的也就只有读心术了,但他那不把壮烈的过去当成一件大事的样子只能看出迟钝。
日宫做不出选择。作为潜入调查场所,名为PANDRA的存在而心神激荡,结果夹在PANDRA与USEI之间左右为难是最典型的事件。尽管最终令人气恼地市他选择了作为USEI的潜入调查官完成任务。太不爽了现在最好忘掉。
但,如果日宫不是出于USEI的命令,而是凭自己的意志想要夺取伊号的话。兵部怕是会欣喜地制服他,竭尽全力把他带回去吧。怕是会把他疼爱成一摊糨糊吧。
带着伊号对峙的时候。如果他眼里闪耀着自己的欲望,说这是对贬低自己的ESP的复仇的话。
——你下定决心。可却没有选择。
伊号之后,只有两人的房间里,他的目光因坚定的决心而炯炯有神,但考虑到那是要为了帮助兵部与夕雾而奋斗到最后,只能说那份悲痛的决心实在天真。
时至今日,日宫自主选择的只有两件事。
想救夕雾。离开PANDRA。
可即便如此,也蕴含着想要对自己挑出的事情负责这样的意思,在这个意义上讲可能无法断言是做出了选择。
“还没选出来吗。即便是犯罪者的我,店员的视线也有点难耐呢”
“唔,唔唔……!都说了我要这个最便宜的……”
“居然让PANDRA的Boss请你吃这种便宜的料理,你还真是不懂男人心的男人呐”
——这样可不行。现在可不是在灾难号上。
兵部在笑的背地里说到如果就这样呆在灾难号上,虽然会花不少时间,但绝对能成为能够做出选择的人。能够学会任性。正因为满足于名誉会员这样的立场而游移不定,才会总也是这样。
但兵部不会告诉他。日宫不会做出选择这件事。
这必须要靠自己来觉察。选择之于自己的价值这件事。等待自己的人有很多这件事。等迟钝的日宫觉察到这些恐怕是很久的未来了,但只要像这样给他设置强迫性选择的机会,也许会逐渐有所改善。
长此以往,总有一天会选择回归PANDRA也说不定吧。
——选择吧日宫。凭你自己的意志。
兵部的笑意更浓了。作为人尚未成长完全的孩童,不仅仅能引导他走向将来的光芒就在这里。
日宫的外表具有十足的魅力。燃烧一般的红发,金银双色的瞳孔,符合日系人的显小的可爱脸蛋,修长的四肢,矫健的体魄。虽然拥有着上天赋予多到快要溢出来的魅力,本人却没有觉察。
但兵部不会告诉他。日宫外表具备十足的魅力这件事。
——笑脸很可爱。不论是哭还是闹别扭都让他兴奋地想要去爱他。拼命和笨拙,还是无可救药的笨蛋式的坦率,真的。
兵部不会告诉他。
以及兵部是怎样看待日宫。
许是战线拉得太长而开始累了吧。日宫完全没能察觉兵部的想法,叹着气翻看菜单。
之后,虽然花了相当长的时间,粗壮的手指指着菜单的某处。
呵,兵部快活似的扬起声音。
“……那,就点这个”
“为什么?”
瞬间的提问让日宫变得吞吞吐吐,他皱着眉头,用夹杂着叹气的声音作出答复。那是否是兵部期待的答案,他并不清楚。
“看起来味道不错”
“很好”
干得好,兵部笑了。日宫一下子疲惫地靠到椅背上,深深吐了口气。被邀请用餐却变成了这样子,真是一点也没想到。他脸上写着有什么地方可笑吗。
“你想把我怎么样啊……”
“你说呢”
——因为想要去爱。
“我说你啊”
日宫一点也不知道兵部坦率的心声,现下也没有想要去了解。他愣住片刻后,笑道你真是一点没变。

评论
热度(42)
  1. 一蓑烟雨下溪枕瑟 转载了此文字

© 枕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