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天堂粉丝。
游戏音乐业余爱好者。
冷逆CP爱好者。

目前CP:
drrr:临静(イザシズ)
如龙:真桐
火影:佐鸣,博鸣
兵部京介:兵安(兵アン)
进击的巨人:兵团(リヴァエル)
aph:英独,普独(ギルッツ)
逆转裁判:御成(ミツナル),亚龙(アソ龍)
Marvel:X教授x万磁王,基锤

【翻译片段】仅此一次的

标题:仅此一次的

作者:北新宿南池袋

p站id:782695


剧情概括:

静雄从高中起一直被临也强迫地维持肉体关系。某天看到一个黑发渣男抛弃了金发女,或许是将自己与临也的关系重叠其上,决定让黑发渣男体验一把被甩的痛苦感觉,以1W的价格勾男人去宾馆。事还未办,临也驾到捉奸,又被x了一通。然后HE。

就整体剧情来看可能比较离奇古怪不合逻辑,但一些片段个人是很萌哒!决定翻译一些片段,不过越翻译越感麻烦……嗯。



片段一:

那天原本也应只是照常打架而已。
早已过了放学时间,夕阳射入,将教室染上了漂亮的暗红色。
身体如教室一样染上了鲜红,静雄攻向眼前之人。
一如往常。带着杀意把桌椅投向临也,一如往常地被一一避开。
双方皆气喘吁吁,在教室正中的空挡处瞪视着彼此。
在只降临了片刻的静寂中,再不回家幽的晚饭会因晚归的父母而没有着落……静雄这样想着,瞬间的走神。

刹那间,视野倒转,意识到的时候静雄已与天花板对视。

察觉到被压倒了的同时,腹部传来另一人分的体重,四方固带来的冲击让身体不由得僵住了。
若是寻常人的打架,被四方固的同时就胜负已分。
但既是对常人来说的危机状况,对静雄一点也算不得危机。
带着些许惊讶,毫无紧张感地抬头看着坐在腹部的人。不论是被怎样压住,殴打,依靠自己的臂力,推开反击是相当容易的。

用能感觉得到从容的缓慢动作,将视线从天花板移到应该那位应该正笑得令人厌恶的人身上,静雄才终于觉察到眼前人带着不同寻常的气氛。

眼前的面孔并未露出平时吃人一样的笑容,完全搞不懂想法的的这位是一脸平时从未有过的“面无表情”。
不是揍到静雄的喜悦,不是对在相杀中走神这份愚蠢的嘲笑,只是向下望着。
面具似的脸上只有红色的瞳孔闪闪放光,射穿异样黏着的空气。

至今也不明白开端是何。
是什么让临也这样做,理由是什么,静雄不懂。
只知道那时候的临也,并不是平时的临也。
自己对这个男人的理解到了能说得出“平时”这种说法的程度了吗。自嘲着这样的思考回路,很快静雄初次对临也产生恐惧。
什么都不说的话,好歹出个声啊,虽然这样想着,可舌头紧贴着喉部,唇只能微微颤抖着。
之后自己会被如何,会遭遇怎样的状况。虽无法理解,本能却敲起警钟,钟声嘈杂让震惊中的大脑一片混乱,思考全部停止。
身体像灌了铅一样沉重,连指尖也动弹不得。

影子落到胸口,被切裂的制服发出悲鸣,没有温度的手掌在胸前游移,静雄也无法做出抵抗。
胸部的装饰被调戏舔弄,下体也被触摸到,总算用颤抖的手臂将压过来的身体试着推开。
但肌肉因未知的恐惧而收缩,连平时一百分之一的力气也传达不到手臂上,频频颤抖的手臂软弱无力地抵住临也的肩头。

头脑和身体都派不上用场。
静雄连诅咒这份绝望的余地都不剩下。


片段二:

“你这混蛋……”
被随心所欲地骂了一通,愤怒超出极点而张口结舌。失去了紧张感的静雄想像往常那样抱怨“一万一点也不少!你这样的旁门左道可能不了解,大部分人可是要辛苦一整天才能入手的金额。”但当临也那瞪视男人的双瞳捕捉到自己的瞬间,思考回路像被侵蚀一样的恐怖包围,变得什么也说不出口。
不是没有笑。而是像是能够将感情全部冻结的温度的无机质的冷笑。
到底是包含在那纤细的身体的哪里了呢,可怕的黑色感情形成了可怖的漩涡,惟有那连冷然与热情的矛盾都能吞噬的赤色瞳孔发出了暗淡的光。

静雄认识这种眼神。
初次被抱的时候,在行为的过程当中,扔过来的眼神。
不同寻常。憎恶,愤怒,轻蔑与嘲笑皆无。而是剥夺了静雄一切抵抗的,绝对的、无情的支配者的眸子。

不逃走的话……。


片段三: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啊……”
“我也不明白啊。老早就意识到感情了……可能是高一的秋天?那时真的很绝望呢。为什么我会对小静这样的”
对那自嘲似的啊哈哈地笑着的动作,胸口感受到细小的针刺伤似的痛楚。

“以为是错觉,就挨个试女孩子,但结果完全没用。
嘛,起初并没有想把小静这样那样的,被憎恨的话,只有在吵架的时候能够独占小静的时间与心,不是吗?
所以让自己认为这样也好……。但那天,小静在打架过程中走神了。
那可是和我进行的神圣而唯一的打架当中哦?然后,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把你压倒了”

评论(3)
热度(20)

© 枕瑟 | Powered by LOFTER